Thursday, 30 July 2009

It's just another ordinary day

這週狀況很不錯。

每次和住我對面的韓國flatemate, Jin打招呼,'How are you doing?'她都會認真的想很久,然後做出一個招牌皺眉深鎖的表情回答我'Not good, I'm tired.'

我覺得她認真回答我的樣子真的很可愛。

Emilie Mover, Ordinary Day

其實每個跟我們一樣在拼論文的人應該都想這麼回答吧,但是像這樣認真的表情倒是不多見。對於這種每天來個一兩次(如果遇到同學或flatemate),我自己就屬於那種很一般一般沒有什麼創意的回答。

"Good, Good."


連來個兩次好。可見我有多麼不好。

我猜我在講這句話的時候眼睛應該是不由自主的向右上方飄(不誠實的表現)。我也不是想敷衍大家,只是我想每個人都是一樣的心情,給一個「啊呀你也不是不知道事情就是這個樣子」的表情總是比一副苦瓜臉來的好。這大概是我的一點點莫名其妙的對應法則。因為我知道下一句通常是這樣:

"How's your dissertation going?"

寫論文真的很累,最煩人的是整整忙了一個月,但是其實還不算真正開始寫。我有些同學趁著「還有兩三個月」的時候,在七月中好好的度假,到處遊玩;我進度一向慢,沒有辦法跟他們一樣「撩落去」出去玩,所以乖乖的待在倫敦圖書館裡,用我自己的節奏(其實就是龜速)慢慢前進。過了一個月之後大家見了面聊天,我壓力一樣大,他們壓力也很大(剛剛玩回來就得面對現實的壓力),這時候我就會當個好人告訴他們,「來來看我的進度,你們安啦」。


也沒辦法,我就是慢。

不過,在經歷了一整個月二手資料像是論文期刊和書籍的整理之後,這週終於,終於進入一手資料的階段了,雖然知道我們班有人(可惡的劍橋男一號)早在六月就把所有的資料找好了,七月就聽說他已經把論文寫完的風聲(其實班上沒有人跟他熟,但是這種事就是傳很快),不過,我還是得保持我的節奏。


繼續慢速前進。

P.S.對風景照片有些膩了,我很想拍一些有感覺的照片,但是我的腦袋裡似乎沒有多少容量可以裝的下,不妙。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