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1 July 2009

回家

我一直很想很想回家。

六月前後,課程結束後,身邊陸陸續續有許多朋友回家,有的回去一兩個禮拜再回來,有的回去就好一陣子不會再見面了。回德國、回美國、回希臘、回台灣。

打了四五六次的「回」,瞬間覺得這個字很妙。以前歷史學裡面的小學(文字學)我早已忘光了,現在看到的這個字,憑著直覺,看到了兩個門,好像要踏入一個、再一個的門,才到的了你想要回到的地方,家。

二零零九年,八月三號的凌晨,我來到倫敦一年又三天。

我現在還可以想像那個時候人在桃園機場飛機上的心情,沒有即將離鄉背井的感傷,因為一切都很匆忙:匆匆忙忙的暑修、考試、拿畢業學分、匆匆忙忙的搬家、匆匆忙忙的打包行李。老媽那個時候說她不想去送機,怕哭,最後她還是去了,全家沒有掉半滴眼淚,因為太匆忙,因為我這傢伙讓一切都太匆忙的關係。

匆匆忙忙混亂慌張地掩蓋掉一切可能瞬間決堤的情緒。

所以就這樣過了一年了,混亂慌張的一年。



我很想家。老爸老媽弟弟妹妹。
我想我的朋友們。

特別是這個夏天。台北悶熱的午後、颱風時冷清的公車道、下大雨的椰林大道。菊島的大太陽和只有我們的海灘、陰鬱的宜蘭、丟飛盤的草地。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