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 November 2009

倫敦的那些圈子


留在倫敦有一個很重要的理由,接近那個圈子,成為網絡的一部份。

像是藝文界的雅文,學的是現代藝術與相關理論一類的東西,就有十足的理由留下來,畢竟,倫敦的藝文活動實在是多的驚人。

無庸置疑,這裡絕對有台灣難以相提並論的豐富學術資源,舉例來說,我最近參加了一個由King's College London Business Club主辦的討論會,主題是「資本主義的未來」。

妙的是King's沒有經濟系,這個學生社團主辦的討論會卻邀請到英國經濟學界的大喀以及許多大牌的贊助(居然有微軟耶),吸引來的聽眾人潮塞滿了他們借用的兩個大小講演廳。

有鑑於近幾年的金融危機,美國和英國以及幾乎全世界的金融體系都受到波及,無論是左派或者右派的經濟學家當然對已經發展了兩三百年的資本主義都有不同的意見,對像我這樣的金融門外漢而言,經濟學、金融觀點當然許多都是有聽沒有懂,但以歷史的觀點出發,到底資本主義以及世界經濟環境的前景為何,也是肯定是個吸引 人的議題。



這個演講型的討論會雖然以辯論的方式進行,但由於其中一方是King's的教授Alex Callinicos,所以還是相當程度的以邀請來的主講人Martin Wolf為主,兩人都畢業於Oxford University,也是許多重要金融雜誌如Financial Times的寫手,只是前者是個左派、馬克斯主義者,後者屬於右派的自由主義者。




首先是由Dr. Callinicos提出批判的觀點,不愧是當代馬克斯主義者,很快的就將他的重點指向階級權力(Class power),這三十多年來已經將資本主義推至極限,「如果資本主義是我們的未來,那麼,我們沒有未來可言」。此語一出,掌聲不斷,果然看出現場有多少左派份子(學生)混雜其中。

感覺起來Dr. Wolf在語氣上就相對溫和,資本主義本身是個存在著內部危機的體系,business cycle是眾所皆知的事實,這跟每隔幾年或幾十年就出現的金融危機或風暴一樣,是資本主義與市場經濟的本質,無可避免;許多年前非常多的學者紛紛預測資本主義即將走向毀滅,「但事實上,每個人都猜錯了」,他的結論是,「資本主義也許會帶來災難,但是他總是會生存下來」。

觀眾的反應也頗有趣,一開始的提問還算是切題,但可以發現會場內激進的左派份子其實是比較多的,發言幾乎都是針對Dr. Wolf的觀點,質疑資本主義所帶來的黑暗面如貧富差距一類的問題。

老實說,我並沒有從這場討論會中得到新的東西,倒是再度印證了英國人的務實面。因為無論是左派還是右派學者,其實都承認一個事實:資本主義與市場經濟還是目前為止最「多產」(Productive)的體制,Wolf問的問題與其說是「資本主義有沒有未來」倒不如說是「我們應該選擇怎麼樣的資本主義」,而Callinicos似乎也不覺得資本主義即將被取代,而是指出我們應該從近幾年來的金融危機看出這個制度的警訊。

其實我個人是比較同意Wolf的說法,覺得資本主義絕對沒有那麼容易被消滅。舉例來說,這場演講中中國的經濟發展不斷地被當作一個重要的觀察對象,由於亞洲新興市場的投入,資本主義在危機中仍然有生機,並不是發生在歐美金融中心的幾次危機就能夠摧毀掉的機制。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