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6 January 2012

台北台北

對這個城市我有很複雜的感受,不僅僅是認同的問題。

從台北到倫敦,再回到台北,我想我可能一輩子離不開大城市。沒什麼好沒什麼不好。

即使我在台中出生,住過短暫兩個月的新竹,五年的大學生活和這一年多來開始工作後的日子,衣著的風格、講話的方式、思考的邏輯、走路的速度、生活方式的安排,都是台北的。

即使如此,我還是,徹頭徹尾地,台北異鄉人。每天每天學習著、習慣著、培養著、累積著在台北生活的姿態。


我想著在都市生活其實是一種姿態,帶著傲慢自恃的那種,city dwellers老早就拋開國界,用城市與城市之間的距離去度量世界。即使台北不過就是世界上某個發著微光的角落而已,即使聞不到紐約的自由味兒、倫敦的歷史味兒、東京清爽的古怪味兒,作為一個城市,他還是有一種味道。

在台北,那味道是雨後坑坑巴巴柏油路的、慘綠油油行道樹的、發霉邊緣的,味道。

in memory of the 7th or 8th years as a Taipeier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