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7 July 2013

東野圭吾,《白夜行》


幾個月前人在中國求學的馬來西亞好友講起了他最近的耍廢博士人生。他提到了除了抽煙喝酒這種「菸酒生」模式以外,他開始看了一些東野圭吾的小說。

這個人很有名。只要逛書店的話就可以經常看到他的名字,特別是這幾年。我聽說他寫的是偵探小說。偵探小說?

除了小時候看的福爾摩斯和亞森羅頻系列之外,我其實不怎麼接觸偵探小說。倒是那些偵探犯罪影集看了不少,從CSI, Criminal Minds到最近很紅的Sherlock都沒放掉。離題了。

然後我聽說在日本很紅的「神探伽利略」也是出自東野圭吾之手。很紅的作家大抵都讓我興趣缺缺。即便如此還是應該瞭解一下的。所以我看了《白夜行》,後來也看了伽利略系列,在看的時候卻時時忘不了《白夜行》的情節。

在我看來這比較不像偵探小說,應該算是劇情結構完整的劇情片。其中一篇序文說得好,與其說東野圭吾在寫偵探小說,倒不如說他真正關注的是那些犯罪的小人物心理。

在《白夜行》的關鍵人物身上,「有如槍蝦與蝦虎魚之間的共生關係」的兩人身上,似乎可以看見那種捉摸不透看不穿且無處不在的純粹的惡。

一個走在白天,一個走在黑夜,兩個人彼此完整,完整了為了生存的惡,成就了以惡為本質的表面的善。

乍看之下,我會覺得東野先生不太相信那些有著美麗外表的人事物,或者他根本不相信人可以體現絕對的善。這是一種憤世嫉俗嗎?

不盡然。

《白夜行》裡面說得,純粹只是那些世人都沒有察覺的美麗背後不為人知的黑暗。

東野先生對神秘的女主角唐澤雪穗的描寫是很精彩的地方,她是一個「人人都會驚嘆於她美好高雅氣息」且「趨近於完美」的女性,卻只有少數人可以發現她溫柔甜美笑靨底下某些難以察覺瞬間的「邪惡」。

當然這一切的一切背後還有一個秘密,所謂的真相,以及惡的因。

往往在瞭解那些造就美好的背後居然踩踏著無數個蹂躪殆盡的靈魂之後,光鮮亮麗背後的鮮血、憤恨與自我懷疑,總令人覺得毛骨悚然。

一瞬間很難再去相信眼前所見的那些美好。

即便如此,活著的方式是一種選擇,善與惡,痛苦和快樂都是。

從以前到現在,我都覺得美麗的人背負著一種原罪,腹黑一點的思考就是當有著亮麗外表的人與人交往的時候,難免不會懷疑對方對自己的好是否單純起因於自己的外在。

哪一天沒有這層華麗的皮囊,人們看我會是什麼眼光?

你可以對每個對你好的人都一樣的懷疑,也可以坦然於心地接受。換個角度想,這難道不是對自己的態度嗎?當你相信自己身上有遠遠超過外貌而可以吸引人對你好的特質的時候,你就是一個值得被好好對待的人。

這世界上什麼人都有,某些類型的人會用某些方式跟某些人聚在一起,混亂又平衡。然而無愧於心方式就是,與其思考人們的接近或者疏遠是否因為自己的外在,倒不如想怎麼讓人和交心,相處的時候自在自得。

無論如何,學著不卑不亢很重要,學著再度相信並且努力不懈也是一輩子的課題。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