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6 December 2008

WICKED! part1


就算是前一天晚上兩點才到家,下個禮拜得交出一份作業,我還是抵不住Wicked的吸引力,週六的早上,衝啦。

West End的戲院對學生很不錯,這也是musical愛好者身在倫敦一定得多多利用的特色,就是到處都有便宜的票。除了Leicester Square有個半票亭可以拿到半價票之外,許多劇院本身在每個有演出的早上十點半過後都會開放購買學生票,這種票經常是來不及賣出去的好位子(通常會是在stall--可以說是搖滾區),半價!但也不是每天都有這種好康,非常受歡迎的表演這種好是可以說是可遇不可求。我的希臘同學Melina和今天剛認識的新朋友Becca(英國人),三個人早上11點多就到Victoria Station集合,直奔Wicked所在地--Apollo Victoria Theatre。我們的計畫是,如果沒有辦法如願欣賞Wicked,隔壁還有Billy Elliot可以去碰運氣。結果居然非常幸運的讓我們給買到票了!沒想到下午兩點半開演的wicked還是吸引了非常非常多的觀眾,還沒開演就先塞爆了劇院,不愧是在百老匯上演多年「經典」、「必看」的劇碼。

(離題:老實說我在進戲院之前並沒有任何相關背景知識,只是偶然在影集Ugly Betty裡面看到一些片段還有幾首非常好聽的歌曲,讓我對這齣戲的印象不錯,便列入我的看戲清單之中,原來打算先鎖定London West End發源的音樂劇,像是Mamma Mia, We will rock you或者Billy Elliot,不過看戲這回事真的是看緣份的)

舞台設計
先從外圍環節開始討論起,我非常欣賞Wicked的舞台設計,這可以說是我對這齣戲的第一印象。雖然稱不上多麼的創新(畢竟可以用的手法橋段各種舞台劇也幾乎都試過了),但是整體而言和故事背景搭配的恰到好處,卻又同時呈現一種特殊的趣味。這種趣味就展現在舞台設計者一方面將既定的古老的Wicked Witch of the West的故事裡陰森、神秘、朦朧的特色減弱,另一方面卻又透過華麗閃爍的綠色螢光燈、布幕的光影投射將現代感融入原來的氣氛之中,造成一種非常奇妙的趣味。舉例而言,作為主角Elphaba成長背景的傳統學校的布景呈現出來的氣氛讓我想到霍格華茲那樣的古老學院(古老的令人敬重,卻又隨時帶著發現magic的期待),舞台左右邊是鋼鐵質感齒輪的裝飾,感覺似乎跟整齣劇沒有關係(齒輪厚重的機械意象和魔法飄渺的幻象),但我認為這個設計一方面卻可以減低一些過於不真實的部分(加入真實感),另一方面呼應了Wizard of Oz那巨大的鋼鐵面具和一切冷灰色系的假象。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燈泡牆閃爍起螢光綠色的瞬間,配合著音樂、舞蹈和綠色魔幻色質感的演員們(算是歌舞群嗎?),讓人覺得真的踏上了華麗的旅程,這是我從來沒有想像過製造一個「魔法情敬」的可能。
若要給個評語的話,就是華麗而流暢,特別是幕與幕之間的轉換和音樂的搭配,都讓這整齣戲展現出非常驚人的活力。












服裝設計

WICKED的服裝設計也是我非常欣賞的一部份。我不確定這些戲服的設計從幾時年前在Broad Way時的發展與變化,但就我現在看到的戲服而言,特別是非主角(就是在旁邊唱合唱、伴舞轉圈圈的人們)的戲服,不僅融入時尚、同時展現結構又不破壞整體感。舉例來說,學院風格的學生裝扮,雖說理論上應該是「制服」,但是在同色系的束縛之下,設計者卻解構了服裝,像是一種挑戰權威的淘氣,在每件服裝上展現了不同特色,搭配起來(在舞台上旋轉的時候)卻又相當和諧。另外,中間串場的綠色舞群們,用我不專業的術語來形容,就是非常誇張的馬戲團風格或者是中世紀小丑--澎澎袖、澎澎褲、條紋相間,再加上配合舞台的華麗閃亮元素,強調這個魔幻國度的精彩和活力;Oz的市民們展現的又是另一種風格,走的是Victorian式的華麗結構、層次堆疊,但卻用低彩度的方式呈現,則呼應了劇末主角被社會大眾所誤解的那層不安與躁動。


同時,配角華麗卻不會抓走注意力(這種主角相對樸素配角相對華麗的對比也有一種趣味),主角的服裝卻是在結構簡單、層次單純的狀況下透過單色系清楚呈現內心世界,說明了色彩展現自我可以達到強而有力的效果。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