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 June 2009

交完最後一份作業之後,我放了整整一個禮拜的假。

最後一份作業耶,有一種很不真切的感覺。這種詭異的感覺在第二個學期末所有課程都結束後也出現過,不過這感覺還是很快的就被接著的四個忙碌寫作業的感覺所淹沒掉。

這次不一樣,只剩下一份論文了。

忽然之間我覺得應該來好好回顧一下這半年多的時間我到底做了些什麼。
不知道要放什麼圖片就乾脆放個學校的校徽一類的。

第一個和第二個學期我各修了三門課,每個學期各一門必修和兩門選修,必修課是Advanced Skills for Historians(簡稱ASH)和Historical Methods,一聽就知道有多無聊,但是我是好孩子,從來沒有缺過課(開玩笑學費這麼貴就算無聊,翹課真的很浪費)。上學期的那門ASH是大家都有共識的無聊課,雖然系上頗為認真的希望這門共同課程能夠給大家一些實質的幫助,但是這門課每次都有兩位老師授課,將近五十位學生,光是要求學生能夠跟老師互動就非常的難,再加上這門課裡的學生有些是從early modern有些是modern課程的學生,要是遇到不是自己programme的內容,經常興趣缺缺。另外一點是,一門光講研究歷史「方法」的課,本來就容易有枯燥乏味難以引發學生興趣的問題,

第二個學期的共同課狀況就好很多,首先是學生人數縮減為25人左右,大概就是今年Modern History的全部學生,上課的老師也是都是同Programme的教授,地點是系辦風景超好的八樓教室,大家圍著圓桌聽老師上課,互動和發言也踴躍多了。再者,授課的內容比較偏向討論空間比較大的方法論和歷史學家,特別是歷史學家這個部份讓我每一堂課上的頗為開心,收穫頗多。

第一個學期的另外兩門課分別是Political Thoughts in Atlantic Britain和A Second Confessional Age? Religion and Society。第二個學期延續了上學期那門Religion and Society的選修,另一門是English Exceptions。

能夠在King's念歷史,遇到一群好老師和好同學,我覺得很幸運。

總結得有點草率,但是關於這一年的生活,我的腦袋實在像是要爆炸一樣擠了太多可以用未來的好幾十年去慢慢咀嚼消化反雛的東西。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