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6 July 2009

心得

很難細說最近的心情。
這是River Avon,在Shakespeare的家鄉Stratford-upon-Avon所拍攝。

每天每天過日子,起床,摸魚,搭公車,到大英圖書館,找個locker把東西鎖進去,到櫃臺拿書,看書,寫摘要,讀書,下午三四點吃個便當順便觀察觀光客,搭公車回家,回家的路上去costcutter買牛奶麵包,晚上隨便吃,鬼混,睡覺。週末什麼事也不做,就當作休息。

老實說那偶爾幾次和朋友出去走走的日子,還有一個週日自己搭火車去旅行的那次,還算是有建設性,剩下的大部分都溶在焦慮裡面,跟連續吃了四天的咖哩便當一樣令人做噁。

對我來說比較容易的事情大概就是什麼時情也不做誰也不聯絡的廢個好幾個禮拜,老老實實的閉關,卻沒有什麼紮紮實實的生產。

我記得第一個學期有天上我老闆Ian的課,他說他那個週末閒著也是閒著就把Burke的東西又看了一遍,覺得每次看都有些新意。我唯一的想法是,「哇,我什麼時候才會到他那個境界,把看嚴肅的書當週末的娛樂一樣搞。」

像他們那樣,研究就是人生,並不只是工作而已,對我這種死學生來說,研究就是工作,累死人不償命的工作,好不容易從中找到一點點有價值的東西,卻又很容易的被剩下瑣碎枯燥無味的細節所困擾,然後又陷入循環焦躁。

和我一樣困在論文焦慮裡的朋友們,大概跟我一樣得出一個結論,研究真的是頗為孤獨的事。不過我想它同時也是個很虛榮的選擇,我們都是有意識的選擇了這種不被人瞭解的孤獨和虛榮,並且自以為是的活在那個小小世界中。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