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5 January 2012

my sister

從那寒冷北國加拿大Whistler 打來的越洋電話是這樣的:

「姊,怎麼辦?他真的好好,我擔心以後再也遇不到對我這樣好的男生了…」

有什麼怎麼辦。事情哪裡有這麼複雜?不過就是台灣人日本人在陌生的國家戀愛了但只有一年期限這樣子的小小問題而已。


「就像吃到了那種會讓你忍不住有『怎麼辦以後再也吃不到』感覺的料理一樣……」


看樣子很嚴重哪。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