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8 June 2012

secularisation

早上的胃口比以往還要差很多,大概是幾個月沒有安穩睡覺的關係。

以緩慢速度進食的時候,我想起前天我們徹夜聊天的晚上,我感覺像是找回了一個曾經陌生的好友,同時也有點不安。

我說,工作的這兩年,在我身上有很深的影響,有好有壞。

簡單來說,我變得比較像個人。

比起專注於道理,我似乎投入更多心力在把事情完成,過程中也得同入更多的力氣在各種人的情緒,自己那些多餘的情緒,還有身邊的人的情緒。

「處理好事情之前,得處理好別人的情緒,處理好別人的情緒之前,得處理好自己的情緒」。我時時提醒自己。

「如果你工作兩年學到最重要的道理就是這個,那真的很不好」我記得我們艾爸爸如是說。

「但實際上這就是世界運作的方式啊。」她說。

收拾了求學時期對真理的固執和強硬,開始去想像,當我無奈地認為「為什麼大家不好好把事情做好就好了呢」的時候,每一個背後的想法。我告訴自己不能去合理化那些似是而非的想法,但是也不能因為不認同就當做那些考慮不存在,如果我真的想把事情完成的話,我得站在他們的立場。

而立場也不是只有善與惡這兩種分別,有太多灰色地帶(而顯然這些絕對不是純白色)。

同時我也發現,快樂真的很難。雖然快樂不應該是終極的追求,但是這世界上絕大多數的人是無法深刻思考對錯,甚至無法追求理性的價值判斷的。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更希望他們快樂地活著。


這些都是讓我更像一個人的原因。世俗化,大眾化,對自己的平凡也開始淡然。那是遠離了上帝的靈魂。


好的方面是,也許我更貼近他們的真實人生,也許我更瞭解這個世界的實際運作方式。
壞的方面是,我變得不純粹。而且我找不回來那個純粹的我,對於不公正不公義沒道理的事情會忿忿不平的我。


而且更糟糕的是,我居然保留了尖酸刻薄的個性,那些失控的不滿的忌妒的失落的,更加欲蓋彌彰。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