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 March 2013

梁文道 我執


他們說香港有個梁文道。

我想起幾年前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觀察97以後的香港,那些資訊大多是從「香港雜評」這個已經因為版權問題被投訴之後而關門大吉的blog來的。

在香港雜評裡的梁文道精確而深刻,在他的雜文選輯裡的梁文道則是堅定而深情。

去年九月香港雜評靜悄悄變成梁文道文集後,我後知後覺了好一段日子。那時也是因為一種羨慕,香港在商業社會以外還有一小群人用他們的筆捍衛快要消失的某些香港精神,他們很幸運也很不幸,因為最終這些都消失了。

台灣很不幸也很幸運,因為我們還有,但沒什麼人在意那些理所當然。


然後是在一號公車上遇到了這本雜文選集。
我看雜文選集的習慣是把閱讀順序交給手氣(一手翻到的運氣),或者科學上來說的機率,用這種無謂的方式增加閱讀趣味,然後時不時得到驚喜與感動。

他的文字八分力道,三分深情,掏心掏肺卻不失之矯揉造作。



不過如果是哀悼的場面,力挽狂瀾、緬懷傷感也是發自真情。誰還能怪?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