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6 May 2009

Great Escape to Brighton




這大概是我活了四分之一個世紀的人生中少數幾件瘋狂的事之一。

週四下午五點Andreas老大、Elisa和我三個人從倫敦Victoria車站搭巴士前往Brighton,根搭火車提早到的Louise會合,參加當地的音樂盛事--Great Escape。預計週五凌晨五點回倫敦。
這是一個為期三天的活動,我們買的是第一天的票,票價大概25鎊,可以換一個螢光綠手環,想看幾場就看幾場演奏。主要的場地就散布在Brighton裡的各個pub,從傍晚六點到凌晨兩點同一個時段之內會有多個樂團在將近三十個不同的pub裡表演,所以我們得看好時間地點,跑Bar。

           
人果然要趁著年輕的時候多做一點瘋狂的事情啊,要不然再過個幾年就沒有那個體力和衝勁了。

最瘋狂的還是Andreas老大了。他下午考完法文,為了趕巴士提早交卷,接著就直接衝到Victoria車站,隔天回到倫敦之後半夜搭車去日內瓦,進行長達一整個禮拜的自行車+搭便車之旅,目的地是法國里昂,回到倫敦之後,他得在三天半之內交出一篇essay。瘋子一個。
在十二個小時內,我們看了四場五場的小型演唱會,包括Emmy the Great, Evan Dando, Amazing Baby, Maccabees等等(似乎還有一兩個我不記得名字的團,反正他們太吵了我也不喜歡),我本來非常期待可以看到我喜歡的The Leisure Society,但是他們演唱的地方太神祕了,我們迷路的整整半個小時所以最後只好放棄,我的德國同胞們忍不住抱怨「要是在德國啊,地圖一定會比較清楚,一定會有正確的地址」,因為主辦單位的疏忽,所以我們不少時間確實是花在找吧上面。
其中我特別喜歡女生主唱的Emmy the Great,她的音樂非常動聽,沒有看到The Leisure Society我有點失望;Evan Dando則是Andreas從高中喜歡到現在的偶像,所以他看到本人的時候整個非常激動;我們看的最後一個是Maccabees,場子很大,燈光音樂效果也特別好,是Louise的愛團,她特別喜歡裡面某個男生,後來在半夜的after party一直偷偷看人家,但是看到他旁邊有個女生就心碎了。

我發現英國人真的頗為冷靜,絕大部分的場子裡,即使是重度搖滾的音樂之下,也不見得每個人都會跟著搖頭,大多數的人都是拿著啤酒靜靜的聽,只有少數的人會使勁的跟著音樂搖擺,不過我想也許這是夜晚時間和酒精濃度的問題,因為我們聽最後一場Maccabees時,半夜一點半,啤酒喝了三四杯以上,現場氣氛整個嗨了起來,不少人從頭到尾跟著唱。

後來的三個小時我們起先在外面遊蕩,Brighton有一片礫石沙灘,沒地方去我們只好在海邊吹冷風,後來才躲進主辦單位的旅館裡面休息。

在台灣的時候我從來沒有想過參加類似春天吶喊或者福隆音樂祭之類的活動,沒想到居然在這邊一時興起跟著去了Brighton,也沒想到跟著音樂搖擺可以這麼輕鬆自在。我想音樂作為一種語言,某種程度而言確實減少了一些文化之間的差異。

啊。青春,還有音樂會一類的。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