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3 May 2009

我去聽了他的演唱會

在瘋狂念書寫作業四週之後,我放了自己一週的假,無所事事了一整個禮拜。

所以這一個禮拜過的異常的快,好像一兩秒就結束了一樣。

週一交了作業之後跟同學老師去喝酒,週二週三周雖然去了German Historical Institute和Senate House Library找書,但事實上完全沒有念書,倒是在附近找公園慵懶的曬太陽或者晃到隔壁的大英博物館看展覽;週四和希臘朋友Melina看了一場音樂劇Billy Elliot,晚上荷蘭朋友高德甫和他的日本女朋友Eri在我的廚房作荷蘭煎餅給我吃,週五到學校圖書館找論文,一樣無所事事了一整天然後晚上和朋友大貢維君在一家叫做「旺記」的中國餐館吃晚餐,週六晚上我去聽了同學的表演,週日發現這禮拜應該也沒有什麼心情念書了,乾脆點就決定去Notting Hill裡的市集逛,一個人過悠閒的午後。

然後我發現我居然有點想念那些瘋狂規律每天在大英圖書館念書的日子。



回到演唱會這件事。

我們班上有兩個從劍橋大學畢業的男生,我稱他們為劍橋男一號與二號,我現在要說的是二號。

劍橋男二號名字叫做Reuben,我對他的第一印象是「這人怎麼一點也不劍橋」,是個外表有點邋遢(如果要說有點髒也不為過啦),走搖滾路線的男生,平常都是穿著一件很皺的T恤和一件黑色皮夾克,頂著一頭捲捲長髮,每天看起來都有點狀況外,香菸和diet coke不離手(他後來跟我說他每天至少五罐),常常看到他下課之後在門口抽菸,沒事會推廣抽菸文化(是的,就是他說要教我抽菸,告訴我抽菸有多好多美妙),還曾經跟在Royal Justice of Court外面主張禁止菸草的阿伯辯論(結果當然是他贏啦,他可是劍橋男耶),偶爾參加抗爭運動(G20他也有去),不過我親眼所見最瘋狂的事,是某天我們在歷史系上(八樓)的教室上課,課間休息的時候他和Andreas「爬」到窗台(不是陽台喔)上抽菸。

那個窗台基本上根本不是設計給人用的,頂多放些植物盆栽之類的東西,看到這兩個人擠著蹲在那小小的沒有安全柵欄的窗台抽菸,我和其他同學大概有五分鐘的時間囧到下巴都合不起來。最後是系老大出現了制止他們,很酷的說:[我想我們歷史系保險應該沒有給付這一項。」才把他們抓下來。

我猜我的表情大概是介於不知道要佩服他們不顧一切為了抽菸的精神的苦笑還是擔心他們掉下去的焦慮。不過我想精確來說,我嚇壞了,真的。

我得說這大概是這一年最經典的畫面啊。

劍橋男二號的妙事當然不只這些,不過因為我跟他非常的不熟,所以知道得很有限,特別是他的劍橋腔常常讓我覺得有距離,所以就連要不要加他facebook都花了我一兩個月的時間考慮。

基本上他人還是很不錯的,雖然有時候直接了點,但是比起劍橋男一號他算是個有趣到會讓人想了解更多的人。

拜神通廣大的facebook之賜,幾個禮拜之前看到了他的團要表演的消息,在Myspace上面先聽了音樂,就開始認真的考慮去聽聽現場。他的團叫做Avatars,成員很簡單,只有兩個:我同學彈吉他,主唱是個女生,聲音非常好聽,非常特別。

































那是一個很小的酒吧,音樂表演的地方在酒吧的樓上一間小小的昏暗的房間,裡面塞滿了大約將近三十個人,我們到的時候已經遲到了整整一個小時,有點不知所措,也有點侷促不安,好像不小心走到了另一個世界一樣。

當時正好是一個女生在表演,叫做Caroline,幸好,還沒輪到Reuben。




























總共有五組表演Alastair Artingstall(網頁上面有他的兩張專輯音樂片段可以合法下載), The Avatars, Caroline Doyle, Mike Rosenberg & Patric O'Connor,我對音樂的研究甚少,也不太能正確歸類音樂的風格,後來才知道這種類似民謠(folk)的風格叫作Acoustic。他們的風格大概是融合了藍調、鄉村、民謠的感覺,主要的樂器是民謠吉他。

當然我最喜歡的團就是我同學的團Avatars,除此之外我也滿欣賞Caroline Doyle和Alastair Artingstall。然後其中有一個人根本是瘋子,最後一首就像碎碎念一樣,整首歌一直大叫「好黏好黏好黏好黏的口香糖」(sticky sticky sticky sticky sticky chewing gum!!!)。

無論是這家小小的酒吧小小的音樂演唱會,或者是這五個名不經傳的小小團體,這一切讓我對倫敦的音樂文化有了多一點點的體驗,真的很奇妙。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