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1 October 2009

我回來了

I 'm back.

如果不是朋友提醒我,我的網誌已經有整整四個月沒有更新,我很有可能會繼續消極下去,每天都把時間浪費在思考接著要做什麼這件事情上面。

六月到九月中的時間我都專心在寫論文,是一段苦悶但是回想起來卻異常充實的日子。



在寫出上面那段文字的兩秒鐘過後,我發楞了好一會兒。沒想到我還真的用一句話把這些苦日子給帶過去了,揮一揮衣袖,一片雲彩也不留。

寫碩士論文的日子回想起來苦悶又無趣,但是沒有想到一切都結束之後,我在倫敦的日子像「行屍走肉」又更接近了一步。

九月底我去了蘇格蘭、約克和劍橋一趟,這大概是比較有趣的安排,暫時脫離了四個月的宅女生活,幸好那個時候趁著National Express火車票特價,加上寫論文寫到有些抑鬱寡歡,安排旅行這種事情確實能夠使苦悶的生活展露生機,「對,活著還是有很多好事的。」(我想公務員上班族澳門代表李靜瑩同學應該不能同意我更多了。)

照片是愛丁堡地方圖書館大門的字,Let There Be Light,摘自聖經,講出了人之所以為人的道理,是我非常喜歡的一句話。

一個人旅行的好處就是可以認識新朋友,除了可以天南地北(如果說討論彼此的文化差異,瑞士、德國、美國、台灣,那這個詞一點都不誇張)的聊天之外,偶爾還有可能遇到有趣的旅伴。

十月的計畫是:找工作、在National Archive當志工實習、寫proposal,這些事情都讓我看起來很忙得樣子,事實上在旅行結束之後,理論上「休息過後就該好好開始認真」,但我卻著實荒廢了好一陣子,然後看著朋友們多少有些計畫(像是訂了回台灣的機票、準備考公費、忙很酷的實習),又開始徬徨焦慮。

不過,我想是時候回來了,重新(?)做個積極向上的有為青年。雖然在人生即將過四分之一的狀態之下依然難以宣稱我有所成就(像是經濟獨立之類的),未來的一兩年也許不會過的很酷(像是有很棒的internship、找到像樣的工作,或者有PhD的title),but on my way there.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