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0 October 2009

Crossway

現在王大貢應該在往台北的飛機上吧。

我還真希望我也可以這樣帥氣的飛回台灣,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最近的腦袋和心情都很複雜,沒辦法,論文結束之後很難再回到腦袋裡只放了一件事食不知味的生活。事情是這樣的,我在找工作,什麼樣性質的工作未知、工作期限多長未知、在台灣還是倫敦未知,所以要不要花錢申請工作簽證未知、買機票回台灣得買單呈票還是買來回未知、什麼時候開始幫房東找下一個房客未知。

生活就在出現一線希望和失落之間過度。偶爾好像理出了一點頭緒,然後很快的又發現事情更複雜了。

變複雜的原因只有一個:在找工作的過程中我對現階段尋找的工作內容越來越沒有成見,但奇妙的是我對未來的野心卻越來越大。

剛開始找工作的時候我看的是學術工作網(jobs.ac.uk),而且專門找圖書館員的工作,收到了幾個拒絕之後開始把範圍擴大,投了幾家大學的student service,履歷也越寫越臉不紅氣不喘,每當遇到一份新的工作都用「我覺得自己超級適合這個工作」的自我催眠方式去寫履歷。

網路上找到在百貨公司、零售業的缺額我也曾經嘗試過,然後兩天前我開始考慮要不要接下一個babysitting的工作,小朋友只有21個月大。

因為是個gap year,這個填充期間突然變的有無限可能。然後我明年的學習計畫也跟著有了很多可能。我開始想,也許在還搞不清楚自己真正的研究興趣的狀況下,莽撞地申請博士班不是個最好的方式。我想要再念一個碩士,我想要申請歐盟Erasmus的獎學金,因此得學好法文才行,但同時也得準備博士想要研究的東西,這下子我也得兼顧proposal的生產。

一時之間,我發現原來這一段長假還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這就是人生啊。

照片是劍橋大學附近的一片草地,那個時候天色已經逐漸變暗,有些涼意,草地上有騎著腳踏車的學生,正在練習的足球隊,明明沒有太陽還是躺著曬的慵懶人們,嬉鬧孩子。

我非常嚮往的學生生活。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