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7 July 2011

「她沒有過的不好,只是現在靈魂有點不健康」

「別把自己想得太偉大了。」

我覺得我快要不能呼吸了。那個凌晨我從床上坐起沒有辦法入眠,全身安靜地顫抖混合著眼淚。
孤獨和沮喪,暫時性的,持續好一陣子的,侵蝕性的,將我的肉體逐步分解成最小的分子。

「最後會化成灰燼吧」,我想。

Chang (1985-2011)


幸好在全然分解消失以前那洪水總是沈不住氣地向某些地方滲透。那個中午當她提起她與另一個朋友的對話,「你啊,」簡單的說,「沒有過的不好,只是現在靈魂有點不健康,不是我們以前認識的那個人」。

所以其實結論是,「別把自己想得太偉大了。」

當慢跑時還可以一邊流汗,一邊想著「如果活著都不知道為了什麼,那維持健康的意義何在?」其實事情沒有這麼複雜,人生也沒有多麼了不起,「不需要太多理由的」。

這種說法好像也沒有辦法讓我有足夠的勇氣繼續呼吸,不過先前跳動的很勉強的心臟,好像也照樣地慢速地,不太情願的跳,一如往常。

下個禮拜去心臟內科掛個號好了。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