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6 February 2009

第一個在倫敦的生日

今年的生日滿開心想不到還過的挺開心的。

以往我秉持著「認真過每一天比過生日來的重要」這種信念所以從來不過生日。

今年不一樣,這是第一次自己得面對這廣大世界的24歲。兩輪。再多一年就是四分之一個世紀,在這短短的一年以內沒有辦法確定是不是繼續走學術的路但卻得做出抉擇。因為混亂而有點短暫的一年。

變成24歲的那個凌晨我失眠了。
胡思亂想了一堆睡不著,乾脆把我24年的人生好好的反省了一番,認真思索維繫了六年卻必須中斷的感情和這些年來過生活的人生態度。

然後我覺得自己沒有認真過生活。

我也不知道這算不算個結論或者是那種「強而有力、決心去改變生活」的決定,不過那種「身為大人無法逃避責任」的感覺一天比一天強烈。

醒來後我沒有做多少有建設性的事情(像是讀論文、寫作業),腦袋有點頓頓的過了這個白天然後晚上搭公車去朋友的birthday party。

今天不只我一個人生日,光是我身邊就有兩個人生日。
一個是班上的同學Ashley,他是個溫柔的英國紳士,雖然我跟他不算很熟,但是感覺的出來他是個害羞但是人很好的男生。他交往多年的女朋友(也是個很可愛、健談的女生)和班上的同學Pierre幫他辦了個生日驚喜派對,我也跟著去了。

本來沒有打算跟他們說我的生日,快快樂樂安安靜靜的幫同學慶生就好了,但是還是被發現了(facebook神通廣大啊),雖然有點尷尬(我啦)好處是被請了兩杯。

感覺的出來Ashley人緣很好,除了班上六個同學以外還有一大票我不認識的朋友們,其中一個甚至幫他做了蛋糕,上面還畫了他的樣子,真的很貼心。

我本來因為心情不是很好真的有打算喝個爛醉,但是至少這個晚上過得頗開心,就打消了這種瘋狂的念頭(心中的畫面是:醉到吐、倒在路邊、睡到不省人事、沒有同學知道我住在哪裡我又意識不清所以只好找個倒楣的人把我抬回他家之類的)

幸好這種慘劇沒有發生。

我在12點生日結束之前回到了家,然後把雅文兩天前送給我的生日蛋糕拿出來,往隔壁隔壁敲了門。

另一個壽星是住我隔壁隔壁的fltmate,日本大姊Akiko(我後來發現她大我整整十歲耶),我們兩個分了蛋糕,一邊聊天一邊吃。聽說日本的王子也是這天生日。

照片是我可愛的韓國和日本室友們送給我的生日禮物,對面的Jin送了一瓶啤酒和一堆巧克力組合(其中驚見王子麵!)另一個韓國室友Jinsung送給我一個髮簪(我只能等我的頭髮留長再戴給他看了),Akiko送給我一個據我推測應該是在Japan centre買的點心。

我想起我的好朋友們,曾經那麼認真的幫我過生日,但我卻沒有認真的回報他們。慚愧。

靜瑩曾經送給我一個DIY組合的小架子和一張超可愛的卡片、黃滋滋曾經給我一本有關一個孤單女孩的繪本、蔡芸褘曾經送給我一盒面膜(在那家韓國餐廳)。

我說過我不過生日,所以大家後來都會逐漸忘記我的生日,但是那些細節我都記得,因為很珍貴。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