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5 April 2009

我去聽了他的演唱會

大概兩個禮拜前,當報告截止日的壓力還沒到排山倒海的程度的時候,我當了朋友Andreas的小跟班去聽了一場非主流樂團的演唱會。

老實說我不是台灣所謂的文藝青年一團(寫詩玩攝影組地下樂團沒事參加學生運動),這算是我第一次聽演唱會,也是第一次聽像這種非主流(沒有唱片公司出唱片)的演唱會,對我來說這真的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
總共有三個團,主打的是壓軸的Loney Dear(也就是說前面兩團都是暖場用的)。

我找到一個紀錄了這次演唱會的The Line of the best fit,主要的照片以及音樂都是從這邊而來。



















第一個樂團我還滿欣賞的,後來才知道叫做leisure society是一個將古典樂融合進流行樂的組合,對我來說當然是樣樣新奇,但我朋友說他也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組合。

這巨大的團,大概有七八個人以上,換言之樂器也有七八種以上(而且期間主唱還一直換樂器:吉他換了兩把,還有一次是用Ukulele--一種夏威夷樂器,長的像小吉他),除了主唱、鼓手、keyboard、和貝斯手以外,這個團很特別的地方就是還有另一個小團,包含了長笛、小提琴和大提琴。



接著是一個女生主唱和鋼琴的組合,她的聲音還不錯,走美聲路線,但我沒有特別喜歡,Andreas則是眉頭一皺,「我覺得很難聽,笑話也很爛」,就跑出去抽菸了。

最後是這次的主打LoneyDear先生,他出場以後整個氣氛都不一樣了,最主要是燈光師開始認真起來打各式各樣閃耀的燈,閃到整個團都消失在黑暗中(所以我並不知道實際的團有幾個人,不過我聽說成員很不固定)只剩下loney dear先生在燈光中揮汗唱歌。



















然後這場子才算滿(是的,前面兩個團的觀眾並沒有滿),而且loney dear還滿會帶氣氛的,大家很開心的一起哼唱某些背景伴奏。



結束之後我還有點意猶未盡,雖然我整個是個外行,就算是單純的跟著音樂搖擺,還是讓我很享受這一晚。

我想我得開始計畫我的下一場演唱會之旅了。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