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1 April 2009

this week

我知道在大英圖書館humanity reading room裡面的人們,不論年紀或者性別,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學歷史的,但是當我瞄到隔壁老先生桌上堆著兩三本The Historical Journal時,我還是有點訝異。

是啊,歷史學家就在你身邊呢。



有好一陣子沒有寫網誌,沒有偷看線上日劇,也有好一陣子沒有定期掛在MSN上面,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得在一個月內寫出兩篇四千字的報告。

上次聖誕節放假也是差不多的狀況,有鑑於上次花了兩個禮拜交出兩篇垃圾,我這次簡直就是念茲在茲不敢鬆懈,復活節的假一天也沒放,從課程結束到現在每天都上圖書館或者待在宿舍的電腦室念書或者打報告。
我的人生這個階段,大概可以描述成無止盡的閱讀和勉強吸收消化然後生產一些瑣碎的知識,我的生活大概就是關在圖書館,一整天,有時候也沒有什麼機會可以跟朋友聊天或者說話。

就算聊天,也許也是三句不離研究。

往好處想的話,老實說我也算是找到了生活的節奏,漸漸習慣了這種生活模式,漸漸接受成為歷史學家得忍受的寂寞。

前面兩個禮拜我試著跟朋友們去酒吧看了幾次足球喝啤酒,甚至聽了一場非主流樂團的concert,然後還是一樣每天念書。

到了第三個禮拜的時候我選擇把體內源源不絕的能量(其實是一種悶到不行的感受)轉化為動能,一週兩次慢跑,繞著泰唔士河河岸。

第四個禮拜的現在,我把這種對「生活除了讀書沒有其他」的焦慮發洩在另一個交換日記的網誌裡面,然後繼續趕著進度。最後一週不會有足球啤酒音樂會,因為大家都在圖書館裡發了瘋的念書和寫報告,所以依然得撐下去。



這就是成為歷史學家之前必經的路。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