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9 November 2009

那個早上





嘿我親愛的朋友們,

我想我最近可以開始停止想念你們了,因為我要回台灣了!(唷呼~~)


話說那個倫敦早上八點(台灣下午四點)的視訊約會,真的很像你們會做的事情,這讓我想起以前我們曾經一起做的怪異事情,現在回想起似乎又沒有那麼的瘋狂,倒是有比較多「啊我們的青春一去不復返」一類的傷感。

上回黃吱吱來的時候帶了很多你們要給我的東西,然後她的任務就是要看張靖怡本人會有什麼反應,像是流下感動的淚水之類的。

唉唷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我這個人(羞)。

我可是有名的神經大條代表。



事實上那個時候我笑得滿開心的。從蕭雅文告訴我黃吱吱的任務開始我就開始想像可能會有哪些怪東西,所以不論是乖乖、飛機餅乾還是水果冰棒......


「喝!你們嚇不倒我低!」

不過事實是,你們的愛一次給太多了,害我有點消化不良。我也不是沒血沒淚沒心肝,那堆東西陪我度過好長一段日子(大概有幾個月之久,在保存期限前後),那一段最鬱悶生產論文的苦日子。

我還記得每天上大英圖書館翻資料的日子我的包包上有老蔡的「意志不動」御守(雖然我現在還是不太清楚他是在保佑什麼的),躲在宿舍電腦室裡的時候夾帶了顧國卉的鳳梨酥百寶盒通宵(因為裡面居然只有一半的鳳梨酥,另一半是神奇的牛奶糖和陳皮),幾次沒有心情煮飯的時候我隨手拿了飛機餅和乖乖裹腹(是小伍的吧?印象中),潔思和泡泡的卡片我釘在牆上,三不五時的提醒我很快就可以「寫完作業出去玩」(交出論文飛回台灣)了。

現在說謝謝實在有點煽情,但是我很爛的論文如果有機會寫前言感謝詞的話,一定有你們這群傢伙(或者是鳳梨酥和飛機餅一類的)。

那個早上通話完我還是睡眼惺忪。腦袋不太能運作的狀態下我沒有印象我自己看到了什麼和說了什麼,只記得大家很嗨,蔡雲褘的男人還不錯。

然後出門搭公車的時候我看到了兩位驥警。


我雖然沒睡飽,但應該也沒有眼花。有圖為證。

喔耶我要回台灣了。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