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2 March 2009

Senate House Library

在倫敦大學體系唸書有個好處,就是可以很容易的申請到每個學校的圖書館的閱覽證,因為在這個體系之下同樣是倫敦大學底下各個機構基本上資源是互通的,例如修課的課程或者某些硬體資源。所以當我在一個圖書館裡面晃膩了之後,可以再換一個。

我就像小孩子收集棒球卡一樣的收集各個圖書館的閱覽證。我在倫敦的第一個圖書館是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main library,那時我有UCL的學生證,在那個圖書館的一個多月,我完成了Language centre要求的小型論文。離開那邊之後我得辦另一張閱覽證才能使用他們的圖書館館藏,而且這張閱覽證非常的簡陋,只是一張貼了條碼的紙卡,也無法外借藏書,只能在館內閱讀。

後來我也辦了倫敦政經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 的閱覽證,同樣是閱覽證,LSE的就比UCL氣派很多(嘆:不愧是錢砸出來的學校),長的跟他們的學生證差不多。

之後我選擇的是倫敦大學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的歷史系,所以用學校的學生證出入學校的Maughan Library。接著我也去辦了倫敦大學體系(University of London, UoL)之下的主要圖書館Senate House Library,的借書證。

它的網頁看起來挺稱頭的,七層樓如塔狀的白色建築外觀、豎立在大英博物館旁邊,也算是雄偉,但事實上Senate House Lib應該是最破爛的圖書館。

我這麼說一點也不誇張,那棟建築只是個幌子。裡面不只是圖書館而已,還「塞」了各式各樣的機構,像是我也有證件的Institute of Historical Research還有倫敦大學底下一些學院的系所,大家加減分著用。

其結果是,一棟簡簡單單的建築為了區隔各個機構,必須弄出許多複雜的關卡和戶不相通的電梯。舉例來說,我為了到四樓的Library,我得從Grond Floor搭電梯到二樓,從二樓出來之後經過一個機構,再轉搭另一座電梯到四樓才到的了圖書館。

就連圖書館內部都複雜的令人難以理解。四樓到六樓之間的樓梯和電梯也有許多是戶不相通的,為了不讓讀者們迷路,圖書館裡貼滿了A4大小的護貝紙張,上面的各種箭頭和指標告訴大家要往哪裡走才對。

除此之外,裡面有我看過最小的電梯(擠進兩個體型中等的人就只剩下一點空間),絕大部分的書都非常破舊,書架上堆滿灰塵,就連地板上的破洞是用透明膠帶補強的。

就算是這樣我還滿喜歡它的。

身處Senate House Library就像是唸古老的藏書一樣,我得小心翼翼得去攤開那破舊的精裝書皮,仔細辨認吶泛黃紙張上面偶爾缺漏的印刷字跡。

所以像我這種沒有什麼耐性的人,所以喜歡歸喜歡,去那邊唸書是另外一回事。

不過上個學期就有聽說Senate House Lib好像快要消失了,據說是因為倫敦大學(本身算是一個虛設的機構)沒有什麼經費,相關的傳聞是可能會併入UCL(可惡),希望不要成真,要不然我就少一個可以借書一次借四週(比KCL的圖書館還久)的地方。

(因為滿擔心他真的消失了,所以我還特別跑去買了Senate House Library的書袋,準備帶回台灣做紀念。)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